浮華成空

并不是时时都很闲的闲人一枚,平常有很多脑洞,突然发病,开始了码字生涯……由于懒癌晚期,更新时间不定;小学生文笔渣,切勿上升

我也不清楚会不会有下文的文章一(1)

每个故事都会以第一人称叙述,切勿上升真人

这是一个落魄书生与狼王之间的故事

正文开始……

如果那天,我没有因为贪玩跑出家,或许一切都不会发生。对了,忘了介绍自己,我叫陆玥婉,我是一头狼,确切来说,是狼妖……

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清晨,父亲出去猎食,母亲在家照看刚出生不久的弟弟们。因为父亲是我们银狼一族的狼王,所以我在这个家里处于一种比较尴尬的地位――弟弟们一定会被父王作为未来的狼王培养,而我却只能作为一个巩固父亲地位的交易品,在家里没有一丝丝存在感。

趁着母亲不注意,我偷偷溜到了附近的森林,虽然母亲有提醒我森林里会被猎人下陷阱,我却没有丝毫在意,对于我们银狼一族来说,人类的陷阱不过是小意思。

可是事实告诉我,果然不听老人言,吃亏在眼前,我竟然被一个铁夹夹住了腿,动弹不得。“这是哪个卑鄙的人类设下的圈套,等我逃出去被我找到了,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!”怒火中烧的我不停的挣扎。可是,没想到这个人类要比一般猎人聪明多了,他所设下的陷阱越挣扎就会夹的越深,怎么办,难道我只能咬断自己的腿逃走么?

如果这样做,我一定会被父亲放弃的,毕竟我还有很多姐姐与妹妹,交易品也不差我一个。加之我在家中少到可怜得存在感,一定不会有狼救我的。

“难道真的要废掉自己的一条腿么?”如果不到万不得已我是不会废掉自己的一条腿的,在这个弱肉强食的地方生存,缺一条腿,很有可能让你送了命。怎么办,到底该怎么办!就在我纠结之时,远处传来了人类的脚步声。“看来真的要自断狼腿了。”

我正准备下口时,一个温柔的声音从远处传来:“那是什么?”正在我愣神之际,声音的主人已经加快脚步来到了我的身边,“是谁这么狠心,把你夹在这里了,一定很痛吧,稍微忍耐一下我马上救你出来。”语罢,一只手轻轻抚过我的身上,随即开始摆弄我腿上的机关,人类不愧是人类,如此复杂的机关须臾之间就解开了。我正准备脱身之时,一双手已经把我抱在怀里,没有丝毫犹豫,我咬住了他的小臂,希望他能因为吃痛而放开我,好让我赶快逃脱。

没有料到的是,他竟然轻笑一声,用另一只手安抚我:“没想到你这个小家伙咬人还挺疼的。乖,不要害怕,我是不会伤害你的。”在他不断的抚摸与温柔的声音之下,我逐渐放松了心中的警惕,松开了紧咬他小臂的利齿,开始用舌头轻舔他的伤处,要知道银狼的唾液是可以疗伤的,很多人类抓我们银狼一族的族人,也是希望能得到一个疗伤神器。

“没想到,是个有良心的,知道我是个好人了,就给我舔伤口,果然是没有白救你。”男子痴笑了一下。我抬起头,对上了男子灿若星辰的双眸,我的心跳顿住了一下,仿佛被吸进了那双眼眸中。我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么好看的人,仿佛时间任何形容都不过是对他的亵渎。在他温暖的怀抱和温柔的抚摸下,我逐渐放松警惕,一夜安眠。

“果然越美丽的生物,就越有危险。”醒来后,我发现自己被关在了玄铁制成的笼子里。哼,亏我一直相信他,以为他是个好人,没想到和那些猎人一样,不过是人面兽心。我越想越生气,气疯了开始撕咬那些我根本无能为力的铁笼。本就没有愈合的伤口开裂的愈发严重,血汩汩就下,很快染红了铺在我身下的帛被。

“吖――”尖利而又绝望的嘶叫声从我嘴里传出,却换来了一个温柔又略带无奈的声音:“又开始闹了是不是。唉,你这个小家伙,还想不想要你的腿了。”骨节分明的手打开了铁笼的大锁,正当我想趁其不注意逃出去之时,那双手果断抓住了我,“吖――”痛!“知道疼了?你这个小家伙,把你关在笼子里是怕你跑掉不好好治腿,你以为我会把你杀了么?”用布条轻轻包扎好了我的腿,他拍拍我的头,笑的像阳光那般灿烂:“放心,等你伤好了,我就会放你回去的,你就好好养伤吧。”

其实在森林里,我并未仔细观察过他,如今看来,不过是十一二岁的孩子,或许他的话,是可以相信的吧……

评论(1)

热度(6)